寒冬逼近,数字交易所还能延续“繁华”?

权利高度集中化也是行业尚未走入正轨的一个缩影,同时也映射出数字货币市场乱象的事实

2018年注定是行业动荡的一年,但没人知道这是终局还是起点,商业沉浮,从繁盛顶峰的神坛到只剩一地鸡毛的残垣,数字货币逐步回归正常,野蛮生长的ICO也在政策、技术以及大环境下开始止步,而在其中大肆掠夺财富的数字交易所也迎来真正的寒冬。

据有关媒体不完全统计,截止2017年12月,全球有近7700家数字货币交易所。根据链塔智库4月份发布的研究统计,截止2018年4月,全球数字货币种类有1200余种,市场单⽇交易额约2500亿元,仅仅为2018年1⽉巅峰时期的1/3,而全球有效数字货币交易所仅存177家。

有利益的地方,就会有人,而有人的地方,就会有江湖。

平台发币,上演“权利的游戏”

由于缺少市场监管和行业约束,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纷纷爆出黑客盗窃、监守自盗、巨额上币费、少数庄家联合割韭菜、数据造假等恶意事件,全球数字货币交易所面临着巨大的交易风险、信任风险、投资风险。

 

相比于传统金融交易所,数字货币交易所有着难以衡定的“权利”界限,有着“去中心化”天然属性的数字货币,赋予数字交易所游离在律法之外的高级权限,政策不清晰、制度人为化、群众盲目化导致“暗箱操作”愈发明显,发售平台币更是将权利极度放大。

平台币最初是由币安交易所Binance提出来的,也就是币市交易者熟知的BNB,其主要目的是标的燃料费,作为交易手续费而存在,然而随着交易所影响力逐步扩大,平台币也开始呈现出与诸多数字“法币”等同地位。

交易所的职责本是强化项目评测、监管、制约,负责对接项目与二级市场交易,提供账户体系、KYC、资产充值、资产托管、撮合交易、资产清算、资产兑换等业务,然而作为第三方地位存在,利益的牵扯势必导致平台信任度的降低、制度的倾斜,破坏了交易双方基本利益。

权利高度集中化也是行业尚未走入正轨的一个缩影,同时也映射出数字货币市场乱象的事实。正是权利的无限放大,导致本以信任为基石的区块链,也开始爆发“信任危机”,致使交易所不得不重塑信用,寻求更高级别的玩法。

内忧外患,交易所部署“去中心化”

随着经济全球化浪潮不断冲刷历史轨迹,昔日的经济体系已无法支撑庞大身躯,进而催生出更多取代现有机制的落地方案,数字经济就是其中一种解决策略,借助区块链优势开始暂露头尖。

 “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”,数字货币交易所既是数字货币交易的“集散地”,同时也是众多参与用户的“在线钱包”,作为第三方立场的连接池以及“虚拟银行”,也成为黑客们便捷截取财富的灰色地带,在过去的时段里,由于技术不成熟导致系统漏洞,致使灾难性事件层出不穷。

2014年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Mt.Gox,被盗走85万枚比特币,价值120亿美元,因存款到期无法兑现而宣告倒闭;2017年12月,韩国比特币交易所Youbit因遭遇“黑客攻击”,丢失了17%的数字货币,宣布破产;2018年1月,日本最大的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遭黑客袭击,价值5.3亿美元的新经币(NEM)被非法转移至其他交易所。

双重登录验证、客户KYC认证、PGP加密电⼦邮件沟通、钱包冷隔离等无不是考验着各大交易所底层网络安全技术。受权利高度集中、内箱操作、安全事故等因素聚合,中心化数字交易所一度成为大众质疑的舆论中心,各大交易所也开始尝试着“放权式”去中心化交易所新模式。

2018年3月13日,币安官方宣布正式启动Binance Chain,尝试塑造一个去中心化交易所。致力于打造不受组织监管、不受利益控制的独立第三方,随着各方安全意识提升,去中心化逐渐成为趋势,就如当年智能手机受限于网络等基础设施一般,一旦突破某个瓶颈点,将以席卷之势改变商业轨迹。

无论是头部大型交易所还是尾部中小型交易所,都在寻求下一步突围之道,随着场景升级化,不断稀释着中心化交易所份额,布局“去中心化”生态链已是大势所趋。

整肃离场,多寡头局面形成

2017年9月4日,政府有关部门联合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;2018年1月22日,央行支付结算处下发《关于开展为非法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支付服务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》;2018年1月23日,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《关于防范境外ICO与“虚拟货币”交易风险的提示》。

关于虚拟代币发行,国内政策可见一斑,严令禁止以区块链名义非法筹集资金,这也导致了本土出生的数字交易所如币安、OK以及火币总部撤离大陆,相对于头部交易所而言,中小型交易所的生存局面更是不容乐观。

存量市场基本被大型交易所“承包”,致使中小型交易所逐步将目标锁定在增量市场,在市场初期阶段,新入场的人群缺乏对大环境判断以至于产生信息隔离状态,大部分人抱着“先入局”想法进入,这也给了中小型交易所机会,大力拓展蛮荒之地。

然而定位“开发”增量市场的成本显然比存量市场成本更高,加上小型交易所技术滞后、资金缺乏、货币种类少、制度不完善、用户体验差等天然缺陷,用户留存率低下,资源逐步向头部交易所靠拢,强者越强、弱者越弱局面逐步加深,以至于中小型交易所只能寄托于通过降低门槛、削减或免除上币费用等制度来吸引项目方,充实交易对、币种数量。

相比于中小型交易所而言,头部交易所同样面临着层层压力,行业入局门槛低导致不断涌出推陈致新的交易所抢占现有市场,而新模式又极易被效仿,致使大型交易所与小型交易所模式、技术甚至激励方式基本保持在同一水平线上,唯一的优势在于资金链供应、现有用户基数以及口碑等“隐性资产”。

 总体而言,交易所尾部留存率将随着跑道收窄、雪球效应下逐渐降低,真实用户流量也会随着安全度、信用度、激励机制等因素聚集在头部交易所,留给中小型交易所时间、空间并不多,但也不可避免市场偶尔出现类似Fcoin一般的“黑马”,在政策、技术、前景尚未明朗前,能够重开市场。

寒冬降临,数字市场价值几何

从2018年11月14日起,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经历了新一轮价格跳水,至12月17日,一个多月时间里,比特币已经从6400美元附近拦腰折断跌至3300美元附近,断崖式暴跌,造成市场恐慌情绪蔓延,而跌势仍将持续。

事实上,就区块链数字货币领域而言,暴跌早已不可避免。2017年的数字货币随着大型资本以及无数投机者疯狂涌入,水涨船高的数字货币市值强行拔高至目前阶段无法“等值衡量”的制高点,处于高仓位的投资者、投机客们,内心怀揣着希冀的同时,恐惧也如影随形,而“算力战”犹如最后一棵稻草,压垮了增长疲软后的数字市场。

将时间维度拉长,区块链未来价值或许能够匹配顶峰时期价值,然而在技术薄弱、覆盖人群面积小、资金注入量少、政策不明等因素下,大规模无价值币充斥数字市场,稀释了整个市场“价值浓度”,同时,由于劣币的存在,使得部分专注于技术升级、场景迭代的团队,质疑市场运行规则。

行情下行就某种程度而言,也在间接保护着数字货币领域,一方面让盲目的投机者认识到投资风险以及数字货币的本质,另一方面将劣币从理想泡沫中去除,还原市场价值平衡。

 激战正酣,数字交易所寻求多方突围

数字市场低迷行情也同步影响着数字交易所,然而却从未停止过厮杀,即便在如今大行情下行阶段,仍有大规模中小型数字交易所爆发。

之所以让创业者孜孜不倦执着于此,一方面是行业仍处于初期成长期,十年的时间跨度,区块链价值逐步为人们所认可,而交易所无疑是介入行业的最佳角色,掌握着行业的行为、话语权。另一方面,区块链信仰者坚信着区块链技术终究会给这个世界添上华丽的一笔,暨时有望能够比肩传统金融证券交易所,从而在大潮流中占据一方席位。

随着区块链知识普及率逐步提升,区块链开始成为全球技术发展的前沿阵地,开辟国际竞赛新的赛道迫在眉睫,而面对激烈竞争,各大交易平台纷纷开始“对外”扩张,对外不仅仅是跨区域、跨国度展开业务,更是跨行业、跨领域建立生态体系

据相关媒体报道,火币集团已完成对新加坡、美国、日本、韩国、中国香港、泰国、澳大利亚等多个国家及地区合规服务团队的建立,旗下业务涵盖交易所、钱包、投资、HT生态基金、孵化器、矿池、资讯、研究院等模块,在未来或将在各个领域展开“强连接”生态布局,至少,在目前情况下,多种框架建立能够有效避免被新入场模式、玩法所取缔,同时也是完善用户所需内容的一体化服务。

数字市场整体走势只会随着解决策略不断完善而不断变得有价值,在此之前的任何方位走向都有可能是资本、人性、媒体等干扰的最终导向,在各国、各地政策尚未明朗之前,交易所多方布局或能在寒冬逼近时暂时抑制颓势。

本文由 链码笔记 作者:Vcode 发表,其版权均为 链码笔记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链码笔记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
Vcode

发表评论